Allen 2007-05-16 01:01:01 42704 0 0 0 0

安居乐业--纪念邹涛君
---
  从网上看到的一篇文章:<安居乐业>,作者丁平波。我也很感慨啊,一些话写在后面了!
  以下是文章<安居乐业>的内容:
  一则消息说:深圳"不买房运动"的发起人邹涛,精神压力过大经常失眠,决定离开深圳回湖南老家种田。他对记者说:"看透了很多人和事,感到很寒心。我就是一个悲剧,像我们这样的人会有什么人来关注呢?一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一个公民要追求社会的公平公正,在目前的中国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呕心沥血,最后还是得不到(当局)认同。"33岁的邹涛原本有很好的工作,也经营过生意,26岁那年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如果不去关注社会民生问题,在深圳或许可以活得很舒适,好歹也算是一名中产阶级。"99年起,他开始关注民生课题,多次出席深圳市政府开办的民生消费品听证会,积极参与扶助弱势群体。去年4月26日,邹涛在网上发起"不买房行动",得到上万名社会人士以电子邮件、在网络论坛和博客留言、手机短信、电话的方式表达支持和响应。他也自费上北京向总理温家宝递交请愿书,引起了中外媒体的注意,但也遭到一些房地产商的多次骚扰和死亡威胁。他说,"没办法再走下去了,唯有回归土地,我本来就是农家子弟。父母还有土地,国家已经免除农民的赋税,种田还有些希望。"
  一个英雄就这样回去了,他已经做了很多,我们还能要求什么,唯有祝福--一路走好!但愿免去农民赋税的政策真的落到了实处。
  前晚我看央视的《新闻调查》,感叹终于有这样一个节目把房价的秘密揭露出来。
  事情的起因是记者接到上海陆家嘴联合房地产公司小股东耀国能源公司代表的反映,他们发现自己公司参股的楼盘陆家嘴中央公寓在开发过程中有很多不正常的现象。于是记者前往上海进行调查。根据记者的调查,中央公寓的开发确实存在着违规之处。甚至是靠领导或者秘书打招呼解决的。这个项目体现了一些官商结合的一个小小的方面。为了核实中央公寓是否存在成本虚高的情况,记者电话采访了陆家嘴联合公司的董事长毛德明。资料显示,2003年联合公司以2358元每平米的价格拿到了中央公寓这块土地,小股东推算,土地成本平摊到成品房中每平米应该不足1000元,而工程的建筑成本不超过4000元。但老百姓当时买进去是9000,有的是1万、 1.1万。1.1万的价格很普遍。除看不到结算报告、造价虚高和虚假宣传外,小股东还发现了中央公寓在2004年首期开盘销售时发生的一件更为离谱的事情。当时,中央公寓对面的香梅公寓已经卖到了每平米一万五的价格。而环境和质量都胜于香梅公寓的中央公寓开盘价却低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步。我们来看看这个低价的房是卖给谁的?是怎么卖的吧?该公司董事吴均军的业主在同一天内购买了15套中央公寓的房子;温州炒房团不仅是房价攀升的原因之一,也成为高房价的直接受益者(但温州炒房团里有一些是真正有实力的人,还有一些是把身份证借给别人以从中获取一些利益,而更大的获利者是那些借用他们身份证登记的人);该楼的建筑师;甚至夜总会的小姐也能通过某种途径拿到认购资格……记者一共拨打了近30个电话,在所有接受采访的业主中,没有一户是因为自住而购买中央公寓的房产的。调查中我们发现,在中央公寓面向市场后的几年里,一部分被公司的高层优惠购买,还有的被炒房团囤积下来,他们都在等待一个满意的价格向外出售,于是在这样的操作中,楼价又有了上涨的空间和理由,而付出代价的只有最后买房的消费者。
  节目的最后说:"现在是晚上的9点半,中央公寓的一千多套房子,灯光很稀少。售楼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说,开盘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入住率不会超过10%.但是不要以为,这些黑暗中的空房间没有生命。每过一个夜晚,它的价格都在自动地向上攀升。有些房子两年多以来已经上涨了每平米8000块钱,将来有一天,从这些房主手里接下房子,真正住进去的人,可能很少有人会意识到,他们不仅仅是在为房子埋单,也在为某种权力埋单。
  我终于肯定我是对的,"现在的房价问题就像一个人身上生的脓创,开始时一直肿,甚至变大,必须得肿得破了,流出了脓,伤口才会好。房价才会降下来。"我也怀疑我是否只诊断出病情,却才不对结局。因为只有医生才能治疗,而医生不采取措施,甚至要病人死……我们又能怎样?
+++
TTT评论:
  文中说的节目刚巧我也看了,我想不管怎样,能有这样的节目播出,也行能能或多或少的说明什么。
  邹涛,感觉好象是堂吉诃德,虽然有些悲剧的味道,但我想他的作用还是有的,社会也需要这样的人。
  中国从古到今都一向是这样,虽然所有的人看不惯贪官污吏,但大多数人不是想如何去制止,去杜绝这种现象的发生,反而向他们投去羡慕的目光,千方百计的想加入到其中,享受他们的特权。可能是没有能力制止,但是否有过行动去尝试,甚至是否有过这种想法?因为怀疑没有能力连想也不敢想,这是长期封建统治的后遗症,也是社会黑暗的温床。明知贪官污吏是不对的,还希望加入其中,希望享受其中特权,这是怎样错误和扭曲的价值观!!!
  现在的人们大多知道房价的失真,但仍然,凡是有点钱的人都想多屯两套房,或出租或求升值,从中谋取自己的利益。正是这些人支撑了更高的房价。
  中国人就是这样,明知道不对,不但自己不去维权,即使有人出头,你出你的,我还是过自己的,算我自己的小算盘!
  所以柏杨说中国人不团结,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但三个中国人就是条虫,甚至连虫都不如!
  所以说,邹涛很悲哀,但社会需要更多的邹涛!
  听过这样一个评书,实在忘了是什么名字,木匠父亲含冤入狱,两个儿子纷纷中举后,上任路上到家乡,化妆成唱戏的,羞辱了当初有眼无珠的岳父,又让当地的知县来见自己。知县知道自己关押了新科举人的父亲,忙不跌的马上释放。虽然在小说中这样安排可以让人有扬眉吐气,大快人心的感觉,但这是怎样错误的导向!如果儿子不当官,父亲只能是冤沉海底,这是多么的黑暗!儿子当官,父亲就应该马上释放,法律(古代应该叫律法吧)在这里一点价值没有!
  实在是悲哀!


【版權聲明】
本文爲原創,遵循CC 4.0 BY-SA版權協議!轉載時請附上原文鏈接及本聲明。
原文鏈接:https://tdlib.com/am.php?t=9i29YUgf0T3J
Tag: TTTBLOG
我也要發一個   ·   返回首頁   ·   返回[杂记]   ·   前一個   ·   下一個
歡迎評論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杂记]   ·   返回頂部